熱門產品

樊正倫論中醫文化與養生之道

2017-11-03 11:39:00
yanyixin
轉貼
5443
摘要:樊正倫,我國著名中醫學家。有近40年的中醫臨床經驗,他提出了中醫養生的四個要義——順四時、節飲食,調情志、慎醫藥,是對中醫文化及其養生之道的深刻總結,既博大精深,又通俗易行

樊正倫論中醫文化與養生之道

人可以活得更好——中醫文化與養生之道

   樊正倫,我國著名中醫學家。有近40年的中醫臨床經驗,幾十年來遍訪我國當代名醫,頗得真傳,并博覽中醫典籍,廣泛萃取近代名醫之道術。
日前,樊醫生應邀在文新報業集團大樓作了精彩的醫學演講,他提出了中醫養生的四個要義——順四時、節飲食,調情志、慎醫藥,是對中醫文化及其養生之道的深刻總結,既博大精深,又通俗易行。本版擇其精要陸續刊登,以饗讀者。
中醫為什么能治病?
中醫學是一門祖國傳統醫學。
古羅馬、古印度、古埃及都有過燦爛的文化,但是五千年來,到現在為止,唯一沒有斷層的文化是中華文化。一個民族的衰落不外乎兩大原因:一是戰爭,二是瘟疫。中國的戰爭沒有少打,從黃帝戰蚩尤開始打過無數次,瘟疫也經歷過無數次,是誰保護了中華民族的健康?在1840年西方的文化進入中國以前,這個保護人民健康的任務是由中醫學來完成的。古人說,“神農嘗百草,一日遇七十毒”,形象地說明了我們祖先在和疾病斗爭的過程中付出了多少代價。這是世界上任何一個民族都不可比擬的。
陰陽平衡少得病
由于1840年以后西方醫學的逐步進入,使得中醫學的很多理念都淡薄了。比如我們現在得了病,大家都到醫院去。到醫院去,不管是急性病或者是危重病,首先想到的是去醫院請西醫搶救或者是治療,認為這種治療可以迅速見效。到了西醫醫院,如果你是外感病,那么它的一切檢查都僅僅圍繞著要找到致病因子是細菌?病毒?用現在最時髦的話就是,得找到薩達姆在哪?拉登在哪?然后呢,用一種藥物或手段把它控制了,疾病就好了。這樣做是西方醫學在它的發展進程中采取的主要手段。
我們的身體從上到下,從里到外,各個部位里恐怕什么細菌病毒都有。因為你呼吸的是自然的空氣,喝的是自然的水,吃的是自然的飯。大自然給人生命的權利,給細菌病毒同樣的生存權利。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那么為什么你沒得病呢?因為你可以和這些細菌病毒和平共處。你什么時候得了病,不僅僅是細菌病毒多少的問題,很重要的一個病因是你自身的狀態是不是給致病因子生存發展的條件。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按中醫的理論:“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之所腠,其氣必虛”,就是說在正常的狀態下,你如果處在陰平陽秘的狀態,就是陰陽處在一個很平衡的狀態,即使遇見了大風大雨異常的氣候變化,你也不會得病。如果你外受風、寒、暑、濕、燥、火,內受喜、怒、憂、思、悲、恐、驚,讓你自身的正常狀態被打破,你賦予了致病因子生存發展的條件了,它就從10個變成100個,100個變成1000個。當它達到一定數量時,它就危害你了。你自身又沒辦法抵抗它,你就病了。按西醫的做法,你要想殺死它嗎?它就千方百計地變異,它不想死,它的變異的速度遠遠比我們研制藥的速度快得多。大家都知道,從研制出抗生素以后,已經有7000多種抗生素了,可是在臨床用的只有幾十種上百種,大量研究的抗生素都因它在臨床無效被淘汰了。
以藥的偏性糾正人體偏性
那么,中醫對這些病是怎么看待的呢?我覺得這是一個中醫的理念問題。中醫在治療這些病的時候,常用的方子包括張仲景《傷寒論》的方子、《金匱要略》的方子,學中醫的都知道,是兩千年以前的方子。為什么兩千年以前的方子到現在還有效呢?因為中醫治的是人不是病,中醫在治療的過程中,是用藥物的偏性來糾正人體的偏性。不要相信現在廣告天天講中醫抗病毒。我認為這是一種非常幼稚的想法。如果哪一味藥真正能殺死這個病毒的話西方醫學早就研究了,用不著把那個藥湯煮那么多讓人去喝。中醫其實是用藥食的偏性來糾正人體的偏性,用以改變這種致病因子在你這兒賴以生存的條件,這是中醫對治病的理解,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兩千年來用的麻杏石甘湯治療肺炎現在依然有效。
我和很多西醫同道也探討過“西醫科學還是中醫科學”的問題。我說,它們是不同層次上的科學。西醫說,你那麻杏石甘熬完了什么細菌病毒都殺不死。我說,中醫的奧妙就在這兒,它在杯子里誰都殺不死,喝進去它就可以治好這個病。為什么?因為它用的是藥性的偏性來糾正人體的偏性,改善了人體的內環境,讓你被破壞的環境得到修復,讓致病因子在這兒賴以生存的條件被破壞掉。這樣看待中醫,我們就看到中醫的科學性了。
中藥改善內環境
我在北京的時候曾治過一個外國人,她是挪威的一位女士,34歲。她問我:“中醫能不能治卵巢囊腫?我左側有個卵巢囊腫,我希望用中醫治療。”我說,從理論上講它能長出來就能夠消下去,為什么?我說一塊木頭它可以長蘑菇,若是一塊鋼板它就不會長蘑菇。她說,西醫認為沒法解決,必須切掉。我說,那您就自己選擇吧。于是她就回瑞典,做了手術。半年以后,又來找我了。她說,不行,我這邊切掉了,那邊又長了,我才34歲,我還想要孩子。我不想把另一邊切掉。我希望中醫試一試。前后吃了三個月我開的中藥,她在德國檢查完后回來告訴我說,這邊的卵巢囊腫沒有了。她說,中醫實在太神奇了,中醫沒有動刀子,也沒有用手術,怎么就會消失了?我就跟她說:如果是一個木頭長了蘑菇,你采取切除的辦法是不是辦法呢?是辦法,但如果你僅僅把蘑菇摘掉了,只要仍然是木頭,我想那木頭還會接著長,一直長到多會兒蘑菇不再是蘑菇了,木頭不再是木頭了,就算是結束了。我說,你如果把一個長了蘑菇的木頭放到伊拉克的沙漠里,它還長不長?中醫沒有通過手術的辦法摘除這個蘑菇,但是,我讓你吃的這三個月的中藥在改善著你的內環境,把你能夠長蘑菇的這個內環境給改變了,所以它就自然地由大到小,由小變沒。這就說明中醫的治療是用藥性的偏性來糾正人體的偏性的。
為什么會發生SARS?
在講中醫文化和中醫養生之前,我以上講的這些就是讓大家了解一下,中醫是怎樣治病的,中醫為什么能治病?2003年發生SARS的時候,為什么北京那么恐慌?道理很簡單,因為SARS病毒性質沒有確定,在現代醫學沒有確定它的性質之前,找不出殺死它的武器。常規武器無效,又找不出新的武器。輕者是傷,重者是死。不知道誰能得,誰不能得;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爆發,尤其可怕的是大量的醫務人員都倒在一線上,那老百姓能不慌嗎?
中藥能抗病毒嗎?
可能上海的同志不清楚北京如何經歷了談SARS色變的時代。那一個月里家家喝中藥,從老到小全民服中藥。雙花,連翹都能賣到比人參還貴,而且是單位大量地發。為什么要吃中藥呢?說中藥抗病毒。西醫解決不了的時候呢,就起用我們的中醫藥,所以中藥就沒完沒了地熬。當時我在北京接到了不少電話,為什么?因為那時候,只要發燒了都不敢上醫院,只要上了醫院都會被圈起來,誰都怕圈起來。所以呢,我家里求診電話就特別多。很多患者問我:“為什么我吃完了中藥以后天天拉稀?”我說,不要聽說西醫不能殺死病毒,中藥煮完了就能殺死病毒,我說你把那么多草根樹皮煮一塊兒,你都不知道干嘛。這些中藥大量使用了什么黃連、大黃、金蕎麥呀這一類清熱解毒藥,恨不得把中醫的所有清熱解毒藥都放進去,那吃完了能不拉稀嗎?
當這個病到來的時候,西醫說由于免疫功能差,于是西醫就開始用胸腺肽、胎盤球蛋白,而我們中醫呢?也跟著走。我看到一個方子,黃芪用了240克預防,為什么?說是因為你提高了免疫功能,黃芪是入肺經的,你的肺氣旺盛了就不會得SARS了。結果很多人吃完嘴上起泡了,流鼻血了。這些問題說明我們中醫的腦子里也是糊涂的。鬧SARS的時候,如果是身體弱容易得呢,大部分應該是老人和小孩,而事實上染上SARS的80%全是青壯年,小孩和老人的發病率很低。這就說明了這個疾病不是因為身體虛了才會得,相反是一種實證。你再沒完沒了地補,它的發病率就更高了。
SARS當然不是外星人向地球發起的細菌戰,但我個人認為,在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上,SARS的致病因子,不管你研究明白沒研究明白,都和人類存在的時間差不多。在人類認識細菌和病毒以來的一百多年間,沒有大面積爆發過,所以大家覺得SARS是一種新病。其實,我們可以看看古代我們的祖先是怎樣對抗瘟疫的。不知道它是誰,可又能把它治好,這是為什么?在這兒,我想借用一句佛家說的話“因緣相和則為果”,引起致病的因子是客觀存在的,得了病結果也是實在的,中間一定有一個條件,如果這個條件不具備的話,因就不會變果。
SARS小環境:寒濕熱共存
2003年的SARS逼著我作為一個中醫醫生得研究研究中醫對SARS應該怎么辦?為了研究這個問題,我重新讀了《黃帝內經》,我認為這種流行疾病不是個體的疾病,那一定是自然界給了它一個環境和條件,這個環境和條件是這個致病因子發生發展流行的重要原因。那么看看北京2003年3月到5月是什么條件?
北京是一個多風的城市,每年春天都刮大風,但是很奇怪2003年3月到5月北京幾乎沒有風,一次沙塵暴都沒刮過。按照中醫學的運氣學理論,SARS的那段時間北京的氣候條件是寒濕熱這三者共存,這種寒濕熱三者共存的氣候條件是很少出現的。而北京當時的特殊氣候條件和早些時候廣東2002年12月到2003 年2月的氣候發病條件是一模一樣的。因為它們兩個是在不同的時間中出現了同樣的一種氣候條件,所以廣東發完病,北京接著發病。我們還知道這樣的事實:北京的氣候,只要流感來了,出租車司機的感染率是很高的,因為他的防護條件最差,什么樣的人群都要接觸。可是2003年SARS的時候,北京出租車司機的感染率是零。為什么?2003年3月到5月北京氣溫不低,這時候出租車司機不會開空調,窗子24小時開著。大家都知道,風是最好的去濕劑,由于風改變了局部的環境,流感的時候,那種致病因子是愿意在風熱和風寒的環境中流動的,而SARS不是。它需要濕,濕是重濁的,而風來了以后這濕就去掉了,去掉了這么一個重要的因子,我們的出租車司機2003年就躲過了這一劫。回頭看看我們的醫院呢?天天怕不干凈,你什么時間進去護士都在拖地板,那個地板全是潮濕的。寒濕熱三個條件全部存在,那好,你有這個條件存在,無論你怎樣防范,病毒還是大量地繁殖起來。
SARS流行時,我沒戴口罩,不是我不怕死,是因為寒濕熱是它生存的三個重要條件,如果戴了口罩反而構成了一個濕的小環境。我沒有停診,每天早上出去的時候兩粒銀翹解毒散化成水配上一顆藿香正氣軟膠囊服下,我就走了。我的女兒上學也如此。如果我的體內也是風寒濕共存,那我就是易感者。反之,如果能寒者散之,濕者清之,熱者退之。我這兒沒有一個內環境,我就不是易感者。為什么要選用銀翹解毒散加藿香正氣軟膠囊呢?學中醫的同志都知道,銀翹散是中醫治瘟病的重要方劑,它里面的雙花、連翹、淡竹葉清熱;荊芥、薄荷辛散寒,再加上藿香正氣中的藿香、蒼術、半夏化濕。寒濕熱是病毒在外面生存的條件,我控制不了,但是我可以讓自己內環境里面不要有寒濕熱。我還思考一個問題:中醫之所以選用這兩種藥,因為SARS主要病變部位在肺胃兩經。中醫說:“治上焦如雨,非輕莫舉。”不要用什么大黃、黃連這類苦寒藥法瀉下,你只用清輕之劑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當時很多人問我,這個SARS什么時候過去?這天天不敢出門上街,出門就得戴口罩,這日子太難過了。根據中醫五運六氣學說的理論,根據寒濕熱三者共存的現象,我認為它不會永久下去,我當時就告訴他們,過了5月23日可能就會好了。為什么?不是我能掐會算,《黃帝內經》有。5月22日、23日是小滿,一進入小滿以后,主氣和客氣都發生了變化。在3到5月的時候,主氣變成了少陰、少陽相火。學中醫的都知道,相火是風,相火帶有了風火的性質。過了5月23日后北京的風就起來了。我們的祖先相當聰明,我們的祖先在不知道它是誰的情況下成功解決了它,是從哪兒解決的?是從條件入手的,這讓我更加堅定了中醫治病是用藥性的偏性來糾正人體偏性的理念。
西醫治病 中醫治人
按照中醫學的理論,人得天地之全氣,不得天地之偏氣。你說這氣看不見也摸不著,你說那全氣、偏氣該怎么理解呢?大家都知道,人是萬物之靈,不管是多么高級的動物都是無法和人比的。在地球上,只有人能反過來認識天和地,動物不能。“人法天地而生”,在《黃帝內經》中是多次提到的。
在這兒,我可以給大家講個事兒。很多學生講“老師,老師,為什么這兒叫人中?”老師講;“哎,這個地方叫人中你記住就行了。”其實不是那么簡單的。大家可以想一想,當你在媽媽肚子里的時候,是九竅不通一竅通,肚臍跟媽媽通著,媽媽就形成了一個屏障保護著你。一旦落地,一竅不通九竅通。竅是什么?是人的精氣和自然界精氣交通的通道,那么看看我們九竅的分布,這人中上面都是偶數,人中下面都是奇數。當人昏倒了,我們的長輩都知道趕快掐人中,因為這里是陰氣和陽氣交會的地方,一掐這兒,清陽上升,濁陰下降,這就必然讓它的陰陽之氣形成了一種和諧。講這個例子是要說明,人法天地而生,人是大自然所造就的,如果我們要談養生的話,你如果不了解中醫學是怎樣看待人的,那就沒法去養生。而如果你了解中醫怎樣看待人的,你就會對養生的知識有新的理解。
我認為,中醫學是以中國古代“天人合一,天人同媾”的思想為核心,這是中國道家思想的核心,運用《周易》陰陽五行的相術理論,來研究人體運動生命規律的一門學問。嚴格講,西醫治的是病,中醫治的是人。中醫在它的整個理念中是要求一個人在他的生、長、壯、老、死的全過程中,健康愉快地活著。在這個理念中,天人是合一的,自然界的風、寒、暑、濕、燥、火和你體內的氣血在正常情況下是一種自然的和諧。當你與它不能和諧的時候,你就要得病了。
中醫養生要訣一 順四時
據《黃帝內經》,運氣就是運動著的氣。這運動著的氣在自然界的表現就是春、夏、秋、冬——春溫,夏熱,秋涼,冬寒,構成了自然界一切事物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的規律。地球上什么地方最適合人的生存?不管是北極還是南極,它有陰就沒陽,有陽就沒陰,半年白天半年黑夜,所以不適合人生存。而溫帶由于有陰陽交替,使得住在溫帶的人大腦溝回在漲起來、縮回去的過程中越變越深,所以溫帶是最適合人生存的。
春生 夏長 秋收 冬藏
順四時為養生的第一條,順四時則生,逆四時則亡。我們人就像外面的落葉樹一樣,春天樹要發芽了,它所有的營養從根部向枝干調動,它的力量是從內部向外走;而外面呢,又給了它一種阻力。所以中醫學講,春天的脈是弦脈。什么叫弦脈呀?那就是里面的力量要往外走,而外面還沒準備好條件,所以你春天的脈一按就是弦脈,跟那個剛發芽的芽尖一樣。到了夏天,樹葉非常繁茂了,因為所有的營養都從根部調動起來,集中到枝葉上去。人也一樣,春天人的氣血從內臟向四肢調動。到夏天,所有的氣血都調動到外面去了,而內里是空虛的。所以夏天容易鬧肚子,原因不完全是細菌和病毒,因為你的陽氣都跑外面來了,你里面是最弱的。中醫說至虛之處必是致病之所。秋風一起,人的氣血開始從外面向里面走。到冬天,人的氣血都藏到里面了,而外面不足,就容易外感(感冒)了。
很多上海人相信吃膏滋藥。為什么膏滋是冬天吃而不是夏天吃呢?因為夏天你的氣血都跑外面去了,內里是空的,別說吃膏滋藥了,就是多吃點涮羊肉都吸收不了。而冬天由于你的氣血都藏到里面去了,那時你用點精血有情之品像阿膠呀,熟地呀,吃進去能夠運化,這運化是為了明年春天做準備,就像樹要冬灌一樣。
人法自然,人順四時,其實就是要順應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的規律來養生。北京的老百姓有句話:“夏天不熱,冬天不冷,遲早要做病。”它含有深刻的中醫哲理。夏天人的氣血都到外面來了,天熱出汗,把你秋冬代謝的多余物都隨汗液由毛孔排出了。你一呼一吸時,身上皮膚的毛孔也在一呼一吸,所以說肺主皮毛。可我們每到夏天,唯恐空調開得不大,屋里是空調,汽車里是空調,以為呆在空調里是最好的。其實夏天的時候毛孔是打開的,這種打開是為了適應自然環境,它調整體能,把體內代謝的產物由汗排出體外去。而你非不讓它排出去,那它不留在身體里面做病嗎?冬天,天地都是閉藏的,你的氣血也都到里面了,身上毛孔應該是閉合的,如果把那空調溫度老開到30多攝氏度,冬天本來不應該出那么多的汗,你老讓它出汗,汗血是同源的,“奪血者無汗,奪汗者無血”,這是《傷寒論》的原話。該閉藏的時候沒有很好地閉藏,該打開的時候不讓它打開,你不得代謝病誰得?
以前住平房的時候,我不敢安空調,我說最好的是扇子,它可以小大由之。但要是住到高樓上那可不行,因為它沒有地氣了,那就得用空調。用空調不要怕費電,一定要把窗子打開一點,讓它有自然的風。
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
順四時,就是按照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來調整自己的生活。中醫說,春氣和肝氣相通。肝是干嘛的呢?肝體陰而用陽,它是你調動氣血的重要臟器。到春天來到的時候,氣血從內里向外走,主要功能在肝。所以我勸大家春天的時候最好吃點烏雞白鳳丸。為什么?一方面養肝陰,一方面行肝氣,助于它的生發。
到夏天,天氣特別熱的時候要吃一點人參生麥飲。中醫認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生麥飲是由人參、麥冬、五味子制成,這是著名醫家孫思邈的方子,他用這個方子治暑熱。在暑熱季節用生麥飲,為什么?因為你的陽氣都跑到外面去了,內里的陽氣不足,所以用人參補氣;汗出得太多了,他用五味子收斂,斂心氣;天氣太熱,汗出了以后里面的津傷陰,所以用麥冬養陰。夏天來到的時候,老人可以吃一點生麥飲。
秋風一起,它和肺氣相通,肺是主閉藏的,宣發與肅降。這時候你要讓氣血能跟著季節往里走,要用一點秋梨膏。秋梨,梨得金氣最重,開的花是白的,結果是在秋天。用一點秋梨膏你就不會在秋天到來的時候由于肺氣不降而生咳嗽。
冬天和腎氣相通。男同志重在補腎,比如說六味地黃丸呀、桂附八味丸呀都可以用。女同志以補血為主,冬天可吃些阿膠呀,大棗呀,核桃仁呀等膏滋藥。
順四時而生,一方面要求我們調整自身的生活,讓它順應四時的規律;另一方面尤其是中老年人,可以適當用些藥來按照季節調養身體,這樣就可以達到益壽延年的目的。
中醫養生要訣二 節飲食
我上世紀80年代來過上海,這次來到上海呢,哪兒都不認識了。我們的經濟在迅速發展,生活水平在不斷提高,與之俱來的,是飲食結構的突然改變,造成了現在的代謝性疾病即世界發展最快的高血脂、高血壓、糖尿病。《黃帝內經》里講:“膏粱之變,足生大丁。”在中國古代,糖尿病是宮廷及富貴人家最容易得的病。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現在呢,大家都這么吃。
“魚生火,肉生痰”
中國人的飲食是用筷子,原是以纖維性食物為主。《黃帝內經》講:五谷為養,五果為住,五畜為益。畜就是豬肉、羊肉。孔子還說過這樣的話:60歲以后的老人如果體力不行的話還要吃點肉。那就說明我們祖先在過去是以纖維性食物為主的,這是幾千年遺傳基因的結果。西方醫學不是,西方人一手拿刀一手拿叉,從他們的祖先開始就吃肉,老吃肉就想喝冰水,因為“魚生火,肉生痰”,身體里面熱太多了就喝冰水,他們的生活習慣和中國人的習慣是不一樣的,但是現在很多中國人都變成了好食肉者,老年人還好一點,因為他胃口差了不敢多吃。
很多五十多歲四十多歲的,小時候餓著,改革后吃飽了,當了官吃好了,于是就吃成了高血壓、高血脂,而且是一種直線上升的趨勢。由于你拿著老祖宗給你消化纖維性食物的肚子去對付那牛排呀,雞腿呀,你不得代謝病才怪呢!
代謝緩慢晚上少吃
我可以這么說,男同志以陽氣為主,他的數是偶數,是8。女同志以陰為主,她的數是奇數,是7。《黃帝內經》講得很清楚,女同志每7年轉一圈,28歲是女同志的頂峰年齡,28歲以前一直往上走,過了28歲就往下走。35歲陽明脈衰,再美的女同志皺紋都開始出來了。男同志以陽氣為主,很多的女同志說,我們真倒霉,男同志老得慢。因為他們8年轉一圈,你女士7年轉一圈,女的28歲相當于男的32歲。男同志的頂峰年齡是32歲。過了32歲以后發福了,其實是代謝緩慢了,體內存積的東西多了,看似發福,不是個好現象。男同志過了32歲,女同志過了28歲,這時候要注意了,早上中午的飯要吃得好一點,晚上的飯要盡量少吃,因為代謝的緩慢主要在晚上。
人和自然界是個統一的整體。早上太陽出來了,天地的陽氣都在升發中,那時候你的臟腑功能也處在旺盛的狀態,你這時候吃好一點沒關系。到晚上太陽下山了,外面一片陰寒之氣,陽氣沒有了,你吃進去的東西運化不了,那你不發胖誰發胖?晚上的飯清淡些有好處,老年人尤其如此。
老年人和年輕人住在一起的時候,這當爸媽的都心疼下一代。每天早上、中午吃剩飯,晚上做一大鍋。大家吃得都很高興,可苦了老頭和老太太了,晚上若不吃,餓,吃了,撐。我們在臨床經常看到,很多老年人一到晚上12時左右,讓急救車送來了,為什么?頭天晚上一定不是兒子回來了,就是女兒回來了,要不就是兒女都回來,尤其是過節前,這一高興,于是就做了很多好吃的。老年人陽氣已經很弱了,中醫說“喜則氣散”,這一高興以后他的心氣就散了,晚上吃多了,脾胃的負擔加重了。脾胃屬土,心屬火,心和脾胃之間是母親和兒子的關系。如果兒子這兒負擔一重,子盜母氣,就從母親那兒借力氣,那一借力氣,心就嘣嘣跳起來,上醫院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老年人要按照老年人的生活規律,應該在傍晚五六點鐘,做點飯自己先吃,兒女們愛吃什么好的,那歸他們自己管。千萬不要和他們一起大吃。
谷物首選小米
中年人則要注意自己的飲食結構,在這兒我想借用老子的一句話:“谷神不死。”東方人以纖維性食物為主。“社稷”的“稷”字是小米之意,社稷,古代的谷神。那么為什么說谷神不死?維持人的生命不僅需要脂肪蛋白質,更需要無數具有生命力的種子。農村有很多孩子吃得沒城里孩子好,但是他們吃的都是第二年的種子,是新鮮的谷物,沒有陳糧,所以長得很結實。咱們城里人什么都能吃到,但吃的糧食不如農村新鮮,這就是區別。
為什么在所有的五谷里面我們的祖先這么注重小米呢?因為小米在任何貧瘠土地上都能生根繁衍,它的顆粒很小,生命力極強。一碗小米種在地下一大片,一碗大米種在地下一小堆。女同志生完孩子,老人都給她喝小米粥,在生孩子的過程中,正氣受到了損傷,所以用小米粥調養。看看我們的八路軍傷員靠什么養好的?老大媽的小米粥。小米習性偏溫。不要說老玉米豆好,我覺得在食物中,如果小麥、小米、玉米、大米排個隊的話,首選應該是小米,然后是小麥或者是大米,最差才是老玉米。為什么?老玉米顆粒太大了,你那一碗放10個,它的生命力極弱。
用食物之偏糾正人體之偏
中醫治病是用藥性之偏來糾正人體之偏,其實我們吃的食物也有它的偏性。
到北京,很多人都愿意吃烤鴨,那個鴨為什么要烤?到廣州要煲老鴨湯,為什么不拿嫩鴨子煲?因為鴨子在水中,習性偏寒。你如果不吃那老鴨,不拿火烤,那么吃完就可能拉稀。雞就不用烤,燉雞湯時越壯實的雞越好。南方人沒有北方人那么強壯,因為他吃的大米是水中生出的,其性偏寒;北方人天天吃小麥,小麥是冬天種,陰歷五月收,它的陽氣最重,其性是溫性的。中醫主張用食性之偏來糾正人體之偏,所以遇到寒性的胃潰瘍,我就不讓他吃藥,回家吃烤饅頭片去。烤饅頭片堅持吃一年,胃潰瘍就好了。虛寒性的潰瘍病,你讓他吃偏寒性的大米飯,他一吃完就難受。你讓他吃饅頭片,小麥粉本來就是溫性的,在里面放點堿,再發起來,就很容易消化。你再給它烤糊了,它就更溫了,溫胃散寒。
中醫學的很多道理就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在節制飲食的問題上,一定要按照老祖宗的做法。不是說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當你想吃的時候(除去孩子,孩子太饞,他什么都想吃),只要是成年人,一定是你體內的需要。中醫沒那么多特殊的忌口,不要把中醫的忌口開出一大堆。但是有一條,淺嘗輒止。你一吃多了,就要損傷你。
懷過孕的女同志都知道,在懷孕期間她的胃口發生改變了,見了酸的吃起來像糖豆一樣。為什么?因為這時候她的氣血全去養胎了,肝陰不足,需要酸性的食物來補充。正常的人,在不同的時間飲食胃口的改變,同樣反映著體內的狀態。什么時候要注意少吃油膩,少吃辛辣?上火的時候、外感的時候。因為外感的時候體能都調動起來去和細菌打仗了,吃了只會增加體內負擔,不會增加營養。節制飲食做得好,那些代謝性疾病的發作就會明顯減少。
三七可益氣統血
如果血脂已經高了,血壓血糖也高了,我建議大家吃一點云南的三七粉。在所有的活血藥中,只有三七粉活血而不破氣。它和人參是同一科屬的,一個長在東北,一個長在西南。貧瘠的土地是不長人參的,東北是木氣和水氣比較重的地方,肥厚濕潤的土地其性屬陰,長出來的人參是三枝五杈,它那個枝葉全是三和五,三、五是奇數,是陽數。它是一個從陰引陽的藥物,它的主要作用是把精化成氣,如果精不化氣的時候,用點人參,馬上氣就出來了。如果腎精已經很虧損了,你再吃點人參,本拔則木搖。
《周易》里面說西南是土氣很重的地方,也是很肥沃的土地,三七生在西南,長在地下,所以也是三枝五杈。它外面的顏色是青的,里面的顏色是黃的,青可入肝,肝是藏血之臟;黃可入脾胃,它可以益氣統血。很多人把三七當止血藥,甚至藥典上說三七只能吃3克,多了就不行了,因為它止血,多了血就不流了。為此我到云南做過考察,過去發配到云南的人,都要被打殺威棒,你要買不通人,你這個殺威棒是免不了的。你要買通了獄卒,他給你一大碗藥,在打殺威棒之前他給你喝了,它里面主要的成分是三七,這是云南的老農告訴我的。打完了以后的結果是什么呢?下面的棒瘡兩天迅速消散,被打出了淤血它都能散掉,何況你體內多余的血脂,所形成的那種痰淤互結的癥狀,一定能得到改善。
我在北京某家單位做過5年的保健醫生,那些領導呀,吃得太好,他們的血脂怎么也降不下來。我后來說你們再不要發什么魚肉蛋了,你就給大家發三七粉吧。堅持服用三七粉之后,很多老同志的血脂、血壓都下來了。一定要持之以恒,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化凍也得九九八十一天,不要說我今天吃了兩次怎么不下來?你要下來這么快就像那凍肉從冰箱里拿出來,開水一泡一樣,功沒成,氣斷了,所以呢,一定要堅持服用。我自己也是每天早上5克三七粉,晚上5克三七粉,像沖便茶似的,沖了就喝下去。
中醫養生要訣三 調情志
中醫學認為,人一方面是大自然的產物,人在氣交之中,人是在風、寒、暑、濕、燥、火等氣候的這種變化中,完成他生長壯老已的過程的;另一方面,中醫更強調人是社會的人,他具有完備的喜、怒、憂、思、悲、恐、驚。這七情是人類特有的,而且這種情志活動是任何簡單或者高級的動物都無法比擬、代替不了的。
勤動腦體不動心
《黃帝內經》講得很清楚,“虛邪賊風,避之有時。”意為你要和自然形成一種和諧;第二句話是“恬淡虛無,真氣從之。”很多人說,能恬淡虛無嗎?我說,恬淡虛無并不是讓你不想事呀,恬淡虛無的本質是勤動腦、體,不動心。腦是“用”的首領,四肢是“用”的工具。中醫學把人的生命活動分成體和用兩部分,《黃帝內經》講“頭為諸陽之匯,四肢為諸陽之末”、“陽氣者若天與日”。陽氣就得動,不動就要老化。但是五臟藏精而不泄,心不能動,心要一動五內俱焚。
很多人會說,中醫一點也不科學,西醫說思維都是用腦的。我們中國文字中,思想的“思”字是個什么字呢?上面不是“田”字,是囟門的“囟”字。上面是 “囟”,下面是“心”,你所有的情緒變化一定是腦和心的有機結合。當你特別難受的時候,首先感覺是心堵得慌。如果是心堵得慌,那就是動心了。
老子說“無為則無不為”,“無為”其實是無不為。很多人以為老子說的“無為”是不做事,其實是把老子這句話想得太簡單了。老子《道德經》中講的是規律,是道,講天地人的規律是從哪兒來,六合以內到底是怎么回事?“無為”其實是:無妄為,則無不為。按照規律做事叫不妄為,不按規律做事,就叫妄為。
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是長在地上的,就不可能離開地的生、長、壯、老、已的規律。地上的一切生物都具備這種規律。“地法天”,地球上所有的氣候變化都取決于天。天是太陽、月亮、二十八星宿。我們中國人為什么那么注重“六十”?不是你對六十有特殊的偏愛。中國人在計算歷法的時候,用的是六十甲子。甲子不僅僅是時間概念,它更是一個時間空間高度濃縮的概念。二十八星宿包括太陽和月亮,二十八星宿每60年有一次準周期的變化,天上這些星宿的不同位置決定了地球上物候的不同變化,所以我們祖先把它總結成五運六氣。2003年癸未年發生了SARS,我查了一下,1943年也是癸未年,北京霍亂流行。霍亂也屬于濕的一種,它和SARS既有共性,又與SARS不完全一樣。這說明,我們的祖先在總結這些規律的時候不是胡編出來的。
我為什么要在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古籍室待著?因為我讀了那么多古書以后,感覺到我們的祖先太厲害了,他們寫的著作,一不要稿費,二沒有職稱,為什么要把這么多東西刻在石板上,寫在木頭上?因為中國人是非常注重自己子孫的,孟子說“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我們的祖先從來不做斷子絕孫的事。所以他們認為再苦,再累也要把這些有用的東西刻下來。
我們有5000年的歷史,美國人只有兩百年的歷史,還那么重視自己短短的歷史。我們有些人數典忘祖,不知道自己祖先留下的優秀傳統文化到底是什么?大街上我曾經問一年輕人:“老子是誰?”他說,“什么老子?我爸是老子。”我們祖先保留到今天的東西,一定有一個合理的內核。只是因為它歷史太久遠了。到今天看這個歷史的時候,已經不知道它的合理內核是什么了,隨著歷史進入了博物館。所以我們這一代的中醫,當你研究各個時期不同的學問、著作的時候,一定要把這本書推到歷史背景去認識。不要老覺得今人比古人聰明,其實幾千年下來,沒用的東西早被古人丟掉了,留下的一定是有用的。我們中國人像大家閨秀,韓國、日本像小家碧玉。大家閨秀的寶貝太多了,東家扔一點,西家扔一點,到現在都沒了,被那小家碧玉全都拿回去了,中國的插花、和服、茶道全都變成他們的了。我們作為炎黃子孫,一定要對自己的文化有重新的認識。
老子說:“道法自然。”自然是什么?是自然的力量。做任何一件事情,我當醫生,你當記者,他經商……各件事都有它自己的規律。讓你勤動腦體不動心的時候,這個腦子不是想你怎么發財,是思考你要做的事情在某個規律上處在哪個點上。它是春天還是秋天呢?如果它是春天,就不要希望明天就結果,要等到秋天。這樣做看似無為,實有為。你非要從春天一下就蹦到秋天去,那叫看似有為,實無為,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不管你壓力多大,從事什么工作,要想保持這種情志,就一定要認認真真地去把握你所做的這件事的規律。
恬淡虛無 真氣從之
人是哭著生下來,笑著離開世界的。人一死氣散了,所有的皺紋都展開了。生下的時候攥著拳頭,走的時候撒手人寰,所以人的一生就是從哭到笑的一生。生下來笑著的小孩活不了,撒著手的小孩也活不了。那你就不要怕苦,不要怕累。讓你攥著拳頭干嗎?就是要干活的,而你所掙到的錢就像你手上的油膩,天天洗,天天來。人要想保持一種平靜的心態,“近人事智于圓而行于方”,考慮得盡量全面,處理得盡量果斷。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你每天躺在床上想,敢與天地日月同輝,馬上就坦然了。如果你心里老想著,明天怎么辦呢,那你就要動心了。
現代社會工作節奏越來越快,弄得很多人疲憊不堪,處于亞健康狀態,一想起上班就頭疼。這說明他對自己的工作已經厭倦了,這是一種很危險的信號,所以一定要學會調情志。要想真正把情志調好,必須做到“恬淡虛無,真氣從之”。讓腦經常處在一種放松的狀態,智慧就來了。你考試的時候,如果腦一緊張,會的全忘了;當腦子一輕松,什么題都想起來了。如果能使自己的心態處在一種穩定的狀態,就能做到“陰平陽秘,精神乃至”。
中醫養生要訣四 慎醫藥
中藥也有毒性
現在生活好了,大家都十分重視健康。不管是中老年人還是小孩,見了保健品趨之若鶩,而且很多廣告不負責任地在那里大肆吹噓,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一人剝你一塊錢,那12億有多少?而我們那么多中藥、很多古人留下的成方,如烏梅丸,很好的方子卻沒人做。
什么是藥?為什么中醫叫做“藥”?不叫“勺”,不叫“飯”?我認為,藥好比是開門的鑰匙,門打不開的時候怎么辦,你要用鑰匙把它打開。人得了病就是你這門打不開了,假如那門本來是通的,你沒完沒了地用個鑰匙去捅那個門,把一個好門也會捅壞的。中藥也有毒性,這毒性是它的偏性,不是說吃了它就是毒。砒霜能毒死人,但是砒霜仍然是一味中藥,關鍵看你怎么用。按照中醫的理論,中藥不叫藥理,叫藥性。藥性包括:它長在什么季節,生在什么地域?它是根莖葉花、谷物莖食?它是什么形態、什么質地、寒熱溫涼什么性、升降浮沉什么作用?中醫治病是用藥物的偏性來糾正人體的偏性。你把中醫的理論學好了,隨手拈來全是藥,因為大自然賦予人得天地之全氣,物得天地之偏氣。你看綠豆、黑豆、黃豆,都是中藥。
綠豆熬湯治腹瀉
因為我是中醫,我女兒從來沒有打過針,也沒有打過點滴。她在上五年級時曾有過一次食物中毒。那天她回家就告訴我肚子痛、發燒。我給她量體溫37.5℃,她說全校400多個學生食物中毒,周圍醫院全住滿了。我就煮了一鍋綠豆湯,放點鹽和糖,告訴女兒說,你現在開始別的不要吃,渴了就喝湯,餓了就撈那綠豆,從頭天晚上的7時到第二天下午的3時,拉了11回,最高體溫38.5℃,下午就好了!學校放假一個星期,她玩了6天,只病了一天。綠豆的皮是綠色可入肝經,具有很強的解毒作用,尤其是解食物之毒;里面是黃的,黃的健脾胃。她腹瀉就是由于體內酸堿體液平衡失調,加點糖、加點鹽就是葡萄糖、鹽水,為什么非要吊進去?能喝就讓她喝。
孩子老人慎用西藥
作為中醫大夫,你一定要認認真真研究每一味藥的藥性,你才可能去正確用藥。而不是研究這個藥里有什么成分,那是西醫解決的問題。現在許多中醫大夫開方子拿著化驗單看,哪個能降轉氨酶,那個方子里肯定有;哪個動物實驗能抗病毒,那個方子里也肯定有。西醫看的是病,中醫看的是人,是人的狀態。西方醫學拿化驗單做參照系數,中醫大夫拿天地人做參照系數。《黃帝內經》講:“不知年之所加,氣之所宜,虛實之所起,不可以為工。”你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中不知人事,能當什么中醫大夫?
找我看中醫的女同志很多,問她年齡,我是看她處在哪一期的哪一個段上,這個段的正常狀態是什么,她的狀態和正常狀態有什么區別,這是中醫大夫的理念,是決定使用中藥的關鍵。如果你的這些理念建立不起來,那你這中藥沒法開。而我們現在危險在什么地方呢,中藥西藥全在亂用!我發現,抗生素使用越多的小孩,到成年時候發病機遇就越高。西藥的作用非常明顯,所以西醫看病其實很負責,也寫得很清楚,這個藥物的作用是什么,副作用是什么,可能傷害肝臟或是腎臟。西醫用這些藥是慎之又慎的,而我們有些大夫是沒辦法了就隨便開藥,甚至中醫也隨便開西藥。女同志不來月經,就是大黃蜇蟲丸,結果是殺人不用刀。
我曾對衛生領導部門的同志說,你們去調查調查,我們小時候沒有那么多白血病,為什么現在那么多孩子十六七歲得白血病?你們應該調查這些白血病人小時候使用抗生素的幾率。現在一個家庭就一個小孩,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張三喂完李四喂。我對家長說,孩子還小,脾胃功能調整能力弱,你卻把什么東西都給他吃,惟恐他不胖。其結果是什么呢?進去了不能運化,里面就形成了中醫所說的內熱的環境。如果他里面是涼水,對外面就不敏感了;如果里面已經變成了熱水,毛孔打開了,外面稍微受點風,就感冒發燒了,一發燒就肺炎,打針或吃抗生素,越吃那脾胃越不痛快。當使用抗生素尤其是濫用抗生素后,藥的作用很明顯,燒退了。但由于機體的調整能力很差,排毒能力沒有建立起來,體內就會有很多有毒物質儲存下來。到了青春發育期需要調動起來的時候,隱性的問題出現了,這時候找誰打官司都不行,只能自認倒霉。所以我建議十幾歲、二十歲以下的孩子一定要慎用西藥,起碼在中國這個環境里,還有五六十歲以上的老人也一定要慎用。因為你的解毒能力、排毒能力、調整能力都減弱了。
呂正操將軍今年是100歲,他的女兒跟我同歲,是協和醫大畢業的。呂正操將軍在近幾年每個月都發燒,一發燒就送到301醫院,到那里什么好的抗生素都用,后來他女兒請我給她爸看病。我說從中醫看,是肺熱喘咳,我用中藥給他調理,近兩年他幾乎沒有進過醫院。他女兒跟我說,之所以請你來就是害怕我爸被那不斷升級的抗生素給打死!我的體會是:西醫讓人明明白白地死,中醫常常讓人糊里糊涂地活。就肺熱喘咳,在西醫的病理學上你找不出來,但人家吃完中藥就好了。西醫有西醫的很多長處,但對中醫來講,你對你自己的長處一定要有充分的認識,既不能亂用西藥,更不能亂用中藥。
有的患者來找我看病,說是肝炎,您能不能用點中藥把病毒去掉。我說你要讓我用哪味中藥來殺死病毒,那你找西醫去。我的辦法是改變你體內病毒在這生存的環境和條件。中老年朋友你一定要謹慎使用藥物。有人說中藥也有副作用,可不是,那個馬兜鈴科的關木通吃完了就得了腎病了。那不是關木通的問題,那是因為那大夫把龍膽瀉肝丸讓你沒完沒了地吃出來的。偶爾吃一次,有清利濕熱的作用。所以對藥物不要那么迷信。
元氣和壽命的關系
不少古代中藥書上說,這藥可以大補元氣,那藥可以大補元氣。以我個人的經驗,我認為元氣不能補。如果元氣可補的話,秦始皇、漢武帝就甭死了,咱們的主席,咱們的小平就甭走了。所以那些說“取天地之氣補人之元氣”的話最好不要相信。孫思邈活了一百多歲最后不也走了嗎?元氣是不能補的。元氣是你的生命之氣,父母生下你的時候,元氣是一個定數。俗話說:母壯則子肥。人的元氣就像從煤氣公司取來的煤氣罐,是一個定數,生下來就定了。在后天的生長壯老的過程中,它在不斷消耗中。當你元氣耗盡之時就是你離開世界那天。
元氣和壽命之間是什么關系呢?如果你爸爸媽媽給你的這一罐煤氣很多,而你一天到晚那火門老是開著,外受風、寒、暑、濕、燥、火,內受喜、怒、憂、思、悲、恐、驚,內外煎焦,給你再多的元氣你也活不長。反之如果給你的不算太多,但是天天節約使用它,恐怕你的壽命就長了。我們古人說元氣可以補,那是古人一種良好的愿望。從中醫的理論看,氣聚則生,氣散則亡。中醫有句話,說醫生治得了病,救不了命。當你外受風、寒、暑、濕、燥、火,內受喜、怒、憂、思、悲、恐、驚的時候,醫生的責任是讓你把元氣的消耗限制在最小的程度。如果這人真正元氣沒了,你拿人參堆著他,他也活不了。所以每個中醫醫生,對于這些問題要有深刻認識。
隨著西方醫學的發展,發達國家用藥越來越謹慎。我們現在是初級階段,剛吃飽了就想長壽,然后別人說什么好都蜂擁而至。在今天的生活條件下,只要注意科學養生,頤養天年是沒有問題的。天年就是父母給你的年歲,你應該活的那個壽數。在養生的問題上,中醫非常博大也非常精深,儒家有儒家的養生法,道家有道家的養生法,佛家有佛家的養生法,我今天給大家介紹的是從中醫學的角度來看怎么養生。

文章分類
聯系我們
聯系人: 嚴貽馨
電話: 13638265105
Email: 740054928@qq.com
QQ: 740054928
微信: jkgl360
網址: www.www.weixinglian.com
地址: 中國重慶市渝北區紅黃路黃泥塝紫荊商業廣場4-18-1
菠菜神